分享到:

國際銅期貨合約上市交易 中國邁向全球銅定價中心

國際銅期貨合約上市交易 中國邁向全球銅定價中心

2020年11月20日 08:49 來源:經濟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國際銅期貨合約上市交易——

  中國邁向全球銅定價中心

  本報記者 祝惠春

  11月19日,上海期貨交易所全資子公司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推出國際銅期貨合約,藉此中國市場對全球銅供應鏈定價功能將進一步增強。國際銅期貨誕生,意味着在全球銅產業鏈上形成世界參與的“中國價格”漸行漸近。

  據瞭解,在保持現有上海期貨交易所滬銅期貨合約(面向中國境內)不變的基礎上,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市國際銅期貨,沿用我國原油期貨“國際平台、淨價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幣計價”的交易模式,全面引入境外交易者。

  國際銅期貨首日交易受到市場熱捧,參與集合競價的會員和客户分別為47家、80個。截至11月19日收盤,國際銅期貨總成交量0.83萬手(單邊,下同),成交金額19.68億元,總持倉量0.21萬手,其中主力BC2103合計成交量0.76萬手,成交金額17.82億元。

  銅是重要的工業金屬,甚至可以説是宏觀經濟的晴雨表。我國是全球最大的精煉銅生產、消費和進口國。2019年,我國精煉銅生產978.4萬噸,全球佔比41.24%,消費1208.0萬噸,全球佔比50.72%,淨進口323.4萬噸,均居世界首位。銅市場變化快,國際化程度高,境內外期現貨市場發達,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眾多,風險管理需求強烈。

  1993年,上海期貨交易所前身——上海金屬交易所推出了國內首個銅期貨合約。經過多年發展,銅期貨改變了現貨市場的定價模式,還為企業提供了對沖價格風險的工具。“滬銅期貨價格已成為國內銅現貨行業的定價基準。”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尚福山告訴經濟日報記者。

  在20世紀90年代以前,世界有色金屬的主要定價中心在倫敦(倫敦金屬交易所,英文簡稱LME)和紐約(紐約商品交易所,英文簡稱COMEX)。20世紀90年代以後,隨着我國期貨市場的建立和發展以及實體經濟崛起,上海在全球有色金屬市場上的定價話語權逐步增強。隨着我國成為全球銅生產和消費第一大國,國際有色金屬市場逐步形成了倫敦、紐約、上海三足鼎立的格局。

  上海鑫德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朱澤文告訴記者,最初上海期貨交易所在有色金屬領域只有銅和鋁交易。彼時,上海有色期貨市場幾乎是倫敦的“影子市場”。

  隨着我國加入WTO,中國有色金屬的產量、消費量和進口量持續快速增長,上海期貨交易所獲得了巨大發展。“上海價格”開始反過來對LME的期貨價格產生巨大影響。

  滬銅期貨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為何又要推出國際銅期貨?

  上海期貨交易所理事長姜巖表示,因為我國存在國內含税和境內關外保税兩個銅現貨市場。簡單説,就是現貨“池子”不一樣。含税市場反映的是國內市場供求關係,保税市場則反映遠東時區的國際市場供求關係。

  滬銅期貨面向國內市場,其價格是國內現貨貿易的定價基準。推出國際銅期貨,其價格更能直接反映全球現貨市場,特別是遠東時區國際市場的供需情況,能更好地服務企業國際化風險管理需求,提升中國在全球銅定價方面的競爭力。

  目前,我國保税區銅庫存數量超過國內完税銅庫存數量和倫敦金屬交易所全球倉庫庫存總和。但是,上海期銅價格不能為關外貿易定價,在國際貿易中,中國企業使用美元定價合同,即LME的美元價格。

  儘管中國買家有全球單一國家最大的採購量,中國交易者在上海期銅和LME期銅之間的套利交易是LME銅交易量的重要來源,但封閉的市場無法成就定價話語權。

  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黨委書記葛紅林表示,國際銅期貨將為全球銅產業鏈提供全新風險管理工具,提供以人民幣計價的透明、公允的國際市場價格。

  國際銅研究組祕書長保羅·懷特表示,未來以中國為代表的遠東市場將在銅的生產、消費和貿易上繼續貢獻主要增長量。上海國際銅期貨將有助於全球投資者共同參與“上海價格”的形成,從而進一步提升中國在全球銅產業中的國際影響力。

  香港磐石金融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石成虎告訴記者,國外大型礦山和主流貿易商密切關注國際銅合約進展。未來,如果國際市場採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國際銅人民幣價格訂立國際貿易合同,中國就可以提升銅的定價話語權。

  通過國際銅合約,國際銅的“池子”連上國際市場的“大海”,原有的滬銅和倫銅之間的阻隔將被打通,外資參與暢通無阻。石成虎表示,這意味着在滬銅期貨和國際銅期貨之間將存在無跨境障礙、無匯率風險的套利交易,這將顯著改善國內銅進口企業以及銅冶煉企業的成本控制和利潤狀況。

  中糧期貨有限公司首席金屬分析師衞來認為,國際銅價格理論上包涵了LME銅價、保税區溢價和人民幣匯率3個重要變量,企業可以利用國際銅合約鎖定匯率風險,規避匯率敞口。

【鑫航集運教學】